• <tr id='KCiNiw'><strong id='KCiNiw'></strong><small id='KCiNiw'></small><button id='KCiNiw'></button><li id='KCiNiw'><noscript id='KCiNiw'><big id='KCiNiw'></big><dt id='KCiNiw'></dt></noscript></li></tr><ol id='KCiNiw'><option id='KCiNiw'><table id='KCiNiw'><blockquote id='KCiNiw'><tbody id='KCiNi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KCiNiw'></u><kbd id='KCiNiw'><kbd id='KCiNiw'></kbd></kbd>

    <code id='KCiNiw'><strong id='KCiNiw'></strong></code>

    <fieldset id='KCiNiw'></fieldset>
          <span id='KCiNiw'></span>

              <ins id='KCiNiw'></ins>
              <acronym id='KCiNiw'><em id='KCiNiw'></em><td id='KCiNiw'><div id='KCiNiw'></div></td></acronym><address id='KCiNiw'><big id='KCiNiw'><big id='KCiNiw'></big><legend id='KCiNiw'></legend></big></address>

              <i id='KCiNiw'><div id='KCiNiw'><ins id='KCiNiw'></ins></div></i>
              <i id='KCiNiw'></i>
            1. <dl id='KCiNiw'></dl>
              1. <blockquote id='KCiNiw'><q id='KCiNiw'><noscript id='KCiNiw'></noscript><dt id='KCiNi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KCiNiw'><i id='KCiNiw'></i>

                上觀新聞 | 潘光:這個以“上海”命名的區域合作組織,走出了怎樣一※條成功之路?

                時間:2021-06-06瀏覽:10

                【編者按】今年是上海合作組織成立20周年。從最初的“上海五國”到當前8個成員國、4個觀察員國、6個對話夥伴,上合組織不僅成為當今世界幅員最廣、人口最多的綜合性區域組織,也已經發展成為歐亞地區和國際事務中重要的建設性力量。上海社科院潘光研究員曾直接參與“上海五國”進程和上海合作組織初創期間的許多重要活動,在他看來,上合進程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成功實踐。以下是他在上海合作組織高端論壇上的演講。


                作為21世紀的第一個新型區域合作組織,上海合作組織即將迎來20周歲生日。回顧參與“上海五國”進程和上海合作組織初創的難忘經歷,我覺得回過頭來總結一下上合組織的成功經驗,特別是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方面的成功實踐很有必要,也具有重要意義。為什麽說上合進程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成功實踐?今天的演講,我主要從安全、發展、人文三個角度對此進行闡述。

                上海合作組織名稱的由來

                這麽多年來,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我常常被問到一個問題:作為一個區域組織,上海合作組織為什麽要以“上海”命名?這是有歷史原因的。

                蘇聯解體後,原中蘇邊界西段變成了中國與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四國的邊界,原中蘇關於邊界西段的談判,便成為中國與俄、哈、吉、塔的談判。1996年4月,五國在上海簽署了在邊境地區加強軍事領域信任的協定,外界便稱之為“上海五國”。一年後,“上海五國”又簽訂了在邊境地區相互裁軍的協定。此後,中俄、中哈、中吉、中塔的邊界談判便各自轉入了雙邊軌道。在這樣的形勢下,“上海五國”領導人決定將這個會議機制升格為一個地區合作組織。2001年6月14日,烏茲別克斯坦加入“上海五國”,6月15日,上海合作組織在上海正式宣告成立。

                其實關於名稱問題,當時討論了很長時間,也有過各種提議。比如,有人提議叫“中亞合作組織”,但是由於俄羅斯和中國都不是中亞國家,所以不合適。還有人提議叫“歐亞合作組織”,但因為太寬泛了,也被否決了。當時,有幾個來自上海的學者提出,就叫“上海合作組織”吧。一來呼應了新組織的“前身”——“上海五國”,二來從交通便利程度、安保措施等方面考慮,在五國的大城市中,上海也是首選。當然,這個名字也體現了中國在新組織中的引領作用。

                構建安全共同體的成功經驗

                20年來,上海合作組織有過很多探索和實踐。總結下來,我覺得上合進程就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成功實踐。接下來,我分別從安全共同體、發展共同體、人文共同體三個角度,來分析上合組織20年的歷程。
                上合組織一直遵循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有效應對各類威脅和挑戰,努力營造良好的地區安全環境,在構建安全共同體方面取得了成功經驗。

                首先,解決歷史遺留的原中蘇邊界爭端,為國際上解決同類問題提供了成功的範例。

                在“上海五國”—上合組織的框架裏,經中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五國∩的共同努力,原中蘇邊界西段長達3000多公裏的歷史遺留問題得到順利解決。到2004年,原中蘇邊界東段的黑瞎子島問題也得以解決。這樣,原中蘇邊界長達7000多公裏的邊界問題全部解決。幾個世紀以來導致動亂不寧乃至爆發戰爭的邊界爭端,居然在短短十幾年裏獲得了解決,這在國際關系史上也是不多見的。

                至今仍為邊界爭端所困擾的國家常常好奇:上合組織各方是怎樣為解決爭端邁出第☆一步的?其實最初那幾步並不復雜:雙方各自將軍隊後撤,建立緩沖區;有重大軍事活動提前通知對方;舉辦重要節慶活動時邀請對方參加;分階段裁減駐邊界地區的正規部隊。完成以上幾個步驟後,在五國共同確定的多邊原則基礎上,具體劃界問題轉入雙邊軌道解決。經過20年,我們現在可以總結出上合組織解決邊界爭端的成功模式——以互信、裁軍為基礎,通過構建合作安全機制,在多邊規則指導下通過雙邊談判解決歷史遺留問題。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這為解決國際上其他類似問題樹立了榜樣。

                其次,打擊“三股勢力”,維護歐亞腹地的安全穩定。

                蘇聯解體後,分裂主義、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勢力在中亞國家挑起動亂,也進入俄羅斯的中亞地區和中國新疆進行暴力恐怖活動。同時,由“三股勢力”組織、支持的毒品販賣、武器走私、非法移民等跨國犯罪活動,也使中、俄以及中亞國家受害匪淺。需要指出的是,西方一些國家策動的顏色革命,往往與恐怖、極端勢力互相呼應。面對這一嚴峻形勢,上合成員國及觀察員國、對話夥伴國緊密合作,在組織框架裏建立了地區反恐機構,簽署實施了一系列法律法規,在民眾中實施去極端化培訓,定期舉行反恐聯合軍事演習,在打擊恐怖主義、極端勢力,應對非傳統安全威脅,確保北京奧運會、上海世博會、索契冬奧會、哈薩克斯坦世博會這樣的大型活動順利舉行等方面取得了顯著成果。

                同時,根據新的形勢發展,上合組織通過了關於打擊利用互聯網等渠道傳播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思想的聲明,主張在聯合國主導下制定信息空間負責任國家行為規則,防止信息通信技術被用於犯罪活動。為此,中國發起了“全球數據安全倡議”,其目的也在於共同構建和平、安全、開放、合作、有序的網絡空間。

                再次,攜手抗擊新冠疫情,逐步建立公共衛生安全合作體系。

                上合組織早已簽訂了《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政府間衛生合作協定》《上海合作組織地區防治傳♀染病聯合聲明》《上合組織成員國元首關於在上合組織地區共同應對流行病威脅的聯合聲明》等重要文件。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以來,上合組織各國進一步加強聯防聯控,支持彼此抗疫努力,深化疫情監測、科研攻關、疾病防治等領域交流合作,努力維護地區和全球公共衛生安全。

                中國倡議成員國疾控中心設立熱線聯系,及時通報跨境傳染病信息。各國的傳統醫學在抗擊疫情中顯示出獨特價值和重『要作用,上合組織努力辦好本組織傳統醫學論壇,深化交流互鑒。疫苗對人類戰勝疫情至關重要。中國等國已經加入“全球新冠肺炎疫苗實施計劃”,積極考慮本組織國家疫苗需求,支持各國保護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

                從長遠來看,上合組織成員國正進一步加強公共衛生領域合作,統籌和協調應對衛生防疫領域突發情況的措施,加強在藥︼物、疫苗、檢測試劑等方面開展科技合作,逐步構建衛生健康共同體。

                構建發展共同體的探索和創新

                上合組織各國在人口、面積、經濟實力、地理環境等各方面差異極大,要走共同發展之路面臨很大的困難。然而,20年來,上合組織在探索中前行,努力以創新推動發展,在構建發展共同體方面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

                1、以創新轉型打造區域合作發展的升級版
                上合組織經濟合作中一直存在資源合作比重過大、貿易結構失衡等深層次問題,很難為長遠發展提供可持續的支撐。在新的形勢和條件下,上合組織構建發展共同體的關鍵在於盡快實現經貿合作的轉型升級。

                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是在經濟全球化進入新一輪發展的條件下,在區域合作已有基礎上提出的合作新模式,符合上合組織經貿合作轉型升級的要求。“一帶一路”的主要內涵不僅僅是疏通傳統的貿易通道,更重要的在於構建實體經濟層面上的產業帶和價值鏈。“一帶一路”發揮古“絲綢之路”的偉大精神,為上合組織區域合作提供了嶄新的發展思路、合作模式和新契機。同時,上合組織各國也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到,要盡快構建發展共同體,必須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在數字經濟、電子商務、人工智能、大數據等領域培育合作增長點。

                由於上合組織國家普遍擁有大片沙漠和高山,因此面臨氣候變化、生物多樣性喪失、荒漠化加劇、極端氣候事件頻發、突發自然災害造成重大損害等嚴峻挑戰。人們越來越認識到改良沙漠、綠化山坡的重要意義,中國提出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觀念逐漸深入人心。各國抓住綠色轉型帶來的巨大發展機遇,以創新為驅動,大力推進能源、產業結構轉型升級,實現綠色低碳增長,讓良好生態環境成為上合組織各國可持續發展的支撐。可以預見,上合組織未來將穩步邁向發展共同體的高級層次——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

                2、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拓寬區域合作發展的領域

                習近平主席指◇出,大家一起發展才是真發展,可持續發展才是好發展,要秉〓持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拓展務實合作空間。

                早期,上合組織經濟合作中曾出現只有雙邊合作,而缺少︽多邊合作的狀況。目前,這種情況正迅速改變。如,中亞—中國、俄羅斯—中國能源管道的陸續開通使上合組織能源合作從雙邊向多邊發展。同時,上合組織各國努力推動“一帶一路”倡議同各國發展戰略、特別是同俄羅斯積極推進的歐亞經濟聯盟等區域合作倡議深入對接,加強互聯互∏通,促進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深度融合,暢通區域經濟循環。

                3、中歐班列異軍突起成為區域合作的新增長點

                中歐班列的異軍突起,正成為上合組織區域合作發展的新增長點。據統計,2020年,中歐班列迎來爆發式增長,全年開行12406列,同比增長50%,共運送貨物113.5萬標箱,其中防疫物資7.6萬噸。進入2021年,中歐班列的增速更為迅猛。在蘇伊士運河堵塞期間,中歐班列的快捷便利更顯其突出的優勢,使傳統的海運業和空運業羨慕不已。由於中歐班列橫跨上合組織成員國、觀察員國和對話夥伴國,直接促進了上合組織國家的互聯互通,有利於上合組織發展共同體的構建。

                國際觀察家還指出了一個新的發展趨勢:中歐班列使上合組織發展共同體的溢出效應拓展到了歐洲,而中國推進的海上絲綢之路到達以色列海↓法港、希臘比雷埃夫斯港和塞浦路斯、馬耳他、意大利、西班牙各港口,更使上合組織經貿合作直接影響環地中海區域、輻射歐亞非三大洲,凸顯上合組織發展共同體的全球影響力日趨擴展。

                構建人文共同體的底蘊和實踐

                很長一段時間,上合組織常常被認為是一個比較“硬”的組織,人文合作相對而言是個短板,也不太為人所知。事實上,上合組織的人文合作有著深厚歷史底蘊,其紮根於中華文化、俄羅斯文化和中亞、南亞各民族文化之間上千年的交流和融合之中,而貫穿亞歐大陸的“絲綢之路”在其中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當然,隨著世界科學技術的發展和全球交通網絡的拓展,以駱駝和馬匹為主要交通工具的古“絲綢之路”已經衰落,但是新的“絲綢之路”正在興起。

                2013年,中國提出了構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倡議,簡稱“一帶一路”,賦予絲綢之路以與時俱進的全新內涵。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國家支持和參與“一帶一路”,使它成為不同文明對話、交流、互鑒、合作的象征。習近平主席指出:“千百年來,在這條古老的絲綢之路上,各國人民共同譜寫出千古傳誦的友好篇章。兩千多年的交往歷史證明,只要堅持團結互信、平等互利、包容互鑒、合作共贏,不同種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背景的國家完全可以共享和平,共同發展。這是古絲綢之路留給我們的寶貴啟示。”

                上合組織從其前身“上海五國”進程啟動之時,便強調要從文明對話互鑒的角度弘揚“絲綢之路”精神,構建新的“絲綢之路”,將“絲綢之路”這一歷史留下的寶貴財產視為合作發展的文化底蘊和文明基礎。

                在當今國際舞臺上,人文合作迅速⌒發展,呈現絢麗多彩的態勢,而上合組織的人文合作在其中獨樹一幟,具有不少創新特色。例如,上合組織在國際上最早提出了在網絡時代維護信息安全與文化安全的問題,高度重視打擊網絡犯罪活動,特別要阻止利用網絡宣揚極端主義思潮。在2017年6月的上合組織阿斯塔納峰會上,中國倡議建立上合組織媒體合作機制,並願意主辦首屆媒體峰會。又如,上合組織特別重視青少年之間的文化交流,將其視為具有戰略意義的舉措,專門組織豐富多彩、形式多樣的人文交流活動。自2005年以來,中國撥出專項資金,為其他成員國培訓了數千名不同領域的人才,其中大多數是青年。從2014年開始,中國承諾在10年內向上合成員國提供3萬個獎學金名額,並邀請1萬名孔子學院師生赴華研修。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上合組織的人文合作十分重視以史為鑒,捍衛共同抗擊法西斯主義和軍國主義的歷史記憶。上合組織領導人反復呼籲,關愛烈士墓、紀念設施和紀念碑等歷史遺跡是我們共同的責任,堅決譴責任何企圖美化納粹主義∞、法西斯主義和軍國主義的行徑,並強調二戰勝利成果永遠不容否定和篡改。
                上海合作組織的人文合作增進了不同文明、國家、民族、宗教之間的溝通和互信,取得了顯著成果,有利於穩步構建上合組織人文共同體。它為上合組織安全合作和經濟合作奠定了堅實的人文基礎,增強了上合組織可持續發展的動力,不但對歐亞地區的發展具有深遠的意義,而且對全球的和平與發展也具有重要的示範意義♀。

                歷久彌新的“上海精神”

                今天談到上海合作組織,人們都會第一時間想到“上海精神”。“上海精神”由20個字組成,即“互信、互利、平等、協商、尊重多樣文明、謀求共同發展☆。” 它不僅是“上海五國”機制的基礎,也是上海合作組織的靈魂。

                先看前八個字:“互信”,是指超越意識形態Ψ和社會制度,以誠相待,言而有信,增進相互了解和信任,遵循公認的國際法準則,不人為地以別國為假想敵或迎合某種需要去刻意制造一個敵人;“互利”,是指本國利益和他國利益兼顧,本國安全與他國安全並重,在實現本國安全的同時,也充分考慮和尊重別國的安全,讓各國的利益都得到保障,實現利益的共享;“平等”,是指國家不分大小、貧富、強弱,都是國際社會的平等一員,都有享受和平【與安寧、保護自己利益的平等權利,反對任何國家謀求霸權,推行強權政治,所有國家應平等相待、互相尊重和互不幹涉內政;“協商”,是指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國,在互信、互利、平等¤的基礎上,通過和平對話與協調消除安全隱患,預防軍事沖突,以協商方式解決爭端,促進各個領域的合作。

                再看後十二個字:“尊重多樣文明”,就是承認世界的多樣性和文明的多樣性,尊重各國的歷史文化、社會制度和發展模式,尊重各國人民的自主選擇,強調文明背景不同的國家和民族可以而且應該和睦相處 。“謀求共同發展”,就是在競爭比較中取長補短,在求同存異中共謀發展,在相互合作中共同繁榮,努力縮小南北差距,妥善解決貧富懸殊問題。上海合作組織成立後,一直遵循“尊重多樣文明、謀求共同發展”的精神,充分尊重上合組織各國文化的多樣性與差異性,提倡各種文明平等交流、互相借鑒、共同發展,通過推動組織框架內豐富多彩的人文合作,促進不同國家、民族、宗教、人民的心靈溝通,取得了豐碩成果。


                潘光,上海社會科學院上海合作組織研究中心主任,中國-上合組織國際司法∞交流合作培訓基地首席專家,還擔任中國中東學會高級顧問、聯合國文明聯盟大使。長期從事國際關系和世界史研究,特別在上合組織研究、猶太以色列研究、絲綢之路與文明對話等方面推出著作20余本、論文上百篇。曾直接參與“上海五國”進程和上海合作組織初創期間的許多重要活動。

                閱讀原文

                返回原圖
                /